艷冶

光和風與我的十七歲。

我第一次和他接吻,說是接吻,事實上只有嘴唇碰到了。我低聲和他說,那,我上了喔。他也低聲回答我,要就快點。然後他閉上眼睛,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但是湊近他的時候,我看見了喔,睫毛在輕輕顫抖。太近了——我想,我第一次和人面對面貼得如此相近,他的呼吸落在我的臉上,有點癢。好像有點慢了,我不想被他突然睜開雙眼帶著些許怒氣地瞪著我,所以我也努力閉上眼睛,去觸碰他的唇。乾燥的、乾燥的唇,我稍微用了點力,就一點點。手不知放哪裡好…於是我略微睜開眼,伸手去撫弄他的耳朵,很燙,真的好燙,耳朵與臉頰,都因為害羞而染上要命的粉紅色。糟糕,我也因此而臉頰發燙,心也狂跳不止。最後他終於受不了,把我推開,非常小聲地罵我:你是...

2017-10-26

能够切割对方的某个部分,如此一来不论是失去感知不幸的部位还是说瞬间爆血的大动脉都可以做到了

2017-09-24

骨と血(上)

#胡扯的,经不起推敲,加贺中心
#我流赤加贺

加贺今日被编入一航战。

彼时她还是艘待拆的战列舰,她并不知道,却也因上头的人对着她指指点点摇头叹息明白了自身的命运。也罢,加贺想。她从造船厂中醒来,至今也只堪堪在水上站立,从未出战。她看过许多从造船厂出来的姐妹,也见过她们如何「诞生」——因那发着淡光的魔方。

真是神奇,加贺在心底小声地惊叹,坚硬的庞然大物,顷刻间化作柔软的骨血,少女们睁开幼儿般带着期许的发亮的眼,接受属于她们的舰装——也是那巨大景观的附属物,少女们被编入各色的队伍,接受任务,自脚下的港口出发,再归来,三三两两讨论着海上的一切。

加贺说不清看着她们背影的感觉,海上、海的另一边是怎样的?作战又是...

2017-09-09

*我的加賀终于来了

*赤加贺无差

*好ooc啊,常識性錯誤可能有,看完不要舉報我

「加、賀、さん~」

還未踏入後宅的赤城,伸長語調喊著坐在陽台與內宅交界處吹著風的加賀。聲音由遠及近,尾音拖到最後粘成一塊,透過夏日的悶熱空氣傳來,有幾分不真實的感覺。

「嗯。」知曉她即將到來,加賀只是平靜地出聲作為回應。此刻,午後二時,實在熱得過頭,好像一切失去了力氣,正在融化一般。

赤城就融化在加賀的身旁,她已經脫掉艦裝,連帶著多餘的衣物一併褪去,慵懶地伸展著白皙的肢體。加賀偏過頭看她,手中的扇子緩緩將風朝她扇來。

「呼呼、加賀さん對赤城的獎勵嗎?」
「嗯?這樣的獎勵未免太過窮酸。總之,好好休息吧。」

沒有回應,閉上眼睛...

2017-06-16

腦洞

瞎想,ooc,自娛自樂

伊芙們的雙胞胎弟弟們,赫爾朱諾與赫爾巴歐。

大概五六歲左右被分開撫養了,作為哥哥的赫爾朱諾對外界適應力較強,與各位哥哥姐姐比較熟並且很受大家喜歡。

作為弟弟的赫爾巴歐陪伴在父親身旁的時間較多,對外界警惕性強,很少出門。對於哥哥離開體弱的父親獨自外出感到憤怒和不解,之後理解。
意外地是個愛哭鬼,容易自責。

校園pa好吃死了,10-2真特麼難打

2017-01-31

還是現pa,ATHEE。
為什麼會交往?(ooc
所有內容都是我胡扯,不知道有沒有常識性錯誤…如果有請不要笑我,我瞎寫的(……

未來紅透半邊天的偶像坐在人並不多的電車內,感到非常納悶。
是的,身為偶像居然自己跑出來玩,還迷路。

本著,好不容易有休息的時間,雖然只有半天,但我是絕對不想待在助理們的身邊了!這樣的想法,偶像軟磨硬泡百般招數盡出,才獲得了三個小時的自由活動時間。

這個城市對於EE來說,還過於陌生過於新奇,但是環境非常好,據偶像的觀察,人口素質也是不錯的。這次也正好是要在這個城市待上一個月…
偶像決定用這三小時自己逛,並不要保鏢,那時候他還沒有太火,仍處於發展的階段,但是前途一片大好。
用簡單的化妝(...

2017-01-29

一些現pa設定,ATYEE交往同居前提。
都是我瞎幾把亂想的,設定ooc不要打我!

Arme Thaumaturgy

知名大型企業的總裁,受顧於更高級別的某位女性(以實瑪利)。
為人處事認真嚴謹,對待下屬話不多,一般交代完就走,問候以點頭為主。給人留下有些冷酷的印象…?做他的下屬要有出色的能力與良好的覺悟。
一般不與人有過多的肢體接觸,有輕微潔癖(?)
本身對於工作抱著負責的態度,一般不讓下屬加班,不是工作狂(?)
在辦公室的時候偶爾會戴眼鏡,與Erbluhen Emotion同款不同色(情侶款…?)有眼尖的女性下屬發現但是並不敢過多詢問。
與Erbluhen Emotion同居,房子是兩個人一起買的,廚...

2017-01-29

“妳是不是哭了?”
“沒有哦,只是感冒而已。”說完馬上就低下頭吸了吸鼻子,斷罪緋皇往她白皙的大腿看過去,今天她穿了短牛仔褲。
晴午的陽光曬得兩個人都出了身薄汗,究竟誰提議在天台上見面的已經無所謂了,拉著她走進樓道口的陰影處,面前她的眸子更鍍上濃烈的黑,襯得濕漉漉的。
“嗯——要不要我陪妳去買藥啊?”
“妳會遲到嗎?”
“遲到就遲到唄……比起妳感冒快點好來說…”“那還是算了吧。不許遲到喔?”
話說到一半就被打斷了,似乎比自己還要上心這件事情。

斷罪緋皇要回到屬於她的城市中,但她總覺得還有些什麼不足,還不夠。

“小冥冥是不是怕吃藥?怕苦也沒什麼啦哈哈哈。”
“沒有啦,別亂猜——。妳看時間好像差不多了……”
“咦,是嗎...

2015-01-01
1 / 2

© 艷冶 | Powered by LOFTER